<font id="nfzt3"><strike id="nfzt3"><meter id="nfzt3"></meter></strike></font>
        <menuitem id="nfzt3"></menuitem>

          <meter id="nfzt3"></meter>

            原來真有人在B站上看這些內容

              林乃衛在B站的第一支正式視頻,意想不到地爆了。

              這并不是一支十分精致的視頻:舊手機拍攝,畫質不高清,也沒有講究的構圖剪輯,文字選擇的是老派的宋體,配樂聽上去也更像是父母輩的風格。

              但真正吸引觀眾的是視頻里的內容——那是他耗時大約4個月造出一個純手工自制CPU的全過程記錄。

              密密麻麻的電路板和各種元件,讓人很難相信一個人也能造出一個精密復雜的CPU來。

              但他做到了。

              這個視頻在B站獲得了158萬播放,最高沖上過全站排行榜的第51名,有6298條彈幕和4385條評論。

              網友紛紛留言贊嘆,"原來小作坊CPU是真實存在的。""新人都是魔鬼。"也有人打趣,"夢回蘇聯,婦女用針線一針一針縫制CPU。""你這防止老年癡呆的方法太硬核了。"

              媒體也開始找到林乃衛。報道中,在廣西北海做程序員的他,被冠上了一個頗有幾分霸氣的名號——"B站焊武帝"。

              與林乃衛一樣在B站上發布著硬核的科技視頻的人越來越多,這些內容和人們印象里B站上以二次元和鬼畜等為主的視頻類型明顯不同。不過,從"焊武帝"們的走紅可以看到,原本人們眼中"高高在上",需要有一定專業知識才能看懂的科技內容,在年輕UP主們的加工和調劑下慢慢變得接地氣,一個氣質特別的科技區開始在B站生長起來。

              人們發現,原來真的有人,而且是很多人,在B站上看如此硬核的科技內容。

              就是喜歡做科技視頻

              林乃衛最早有手工自制CPU的想法,可以追溯到大學。

              林乃衛學的是電子信息工程專業,在報專業之前,他就已經對機械、電子和軟件等等技術有了濃厚興趣。大三就經常會寫單片機玩,也是在這個時候,他產生了對程序運行機制的好奇,第一次有了自制一個8位CPU的想法。

              CPU是中央處理器的英文縮寫,被形容為計算機的大腦,用來解釋計算機指令以及處理計算機軟件中的各種數據。因為結構過于精密和復雜,很少有人,哪怕是學習相關專業的人會想到去手工制作一個CPU。但林乃衛沒想那么多,他就是對這事兒感興趣。

              "自己做CPU,不僅可以打發時間,還能經常動腦防止老年癡呆,一旦成功了,畢業后可能也比較容易找工作。"他在自己的B站專欄調侃道。當時的想法很單純,也很實際。

            林乃衛設計的CPU部分電路圖(圖源林乃衛B站專欄)

              在完成了前期設計之后,林乃衛花了當時兩個月的伙食費采購了一批芯片和設備,并打印好了電路板。只是還沒來得及焊接組裝,大四畢業設計來了,自制CPU的計劃只好暫時擱置。直到新冠疫情,他從之前的工作地深圳回到老家北海,計劃才得以重啟。中間過去了五年。

              "終于有時間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了。"他在自己的專欄寫道。

              很多搞技術的人似乎都喜歡寫專欄博客,把自己的一些心得體會用文字記錄下來。而這些文字里都能看到,他們在做的事情,往往都是興趣驅動。另一名B站UP主"Ele實驗室"也是如此。

              去年年初新冠疫情剛剛爆發時,你可能也在各類社交平臺看過一支題為《計算機仿真程序告訴你為什么現在還沒到出門的時候》的視頻。

              視頻利用一個自制的仿真程序,通過數據可視化的方式向觀眾直觀科普了人群流動意向對疫情傳播的影響。盡管其中出現了許多一般人看不懂的編程語言,但好在視頻的呈現和解說都足夠通俗,整體并不會給普通觀眾造成太大的理解困難,里面對不聽勸阻硬要出門聚餐的親戚的吐槽,反而令很多人共鳴。

              這個在B站獲得了402萬播放和9543條彈幕,并一度沖到全站排行榜第三名的視頻,正是出自Ele實驗室之手。

              和林乃衛一樣,Ele實驗室背后的創作者也是一名程序員,本科學習的都是電子信息工程專業,并且也是1992年生人。在2019年底成為一名UP主之前,Ele實驗室更常"出沒"的地方是知乎,喜歡在上面更新一些技術相關的文字筆記;線下的他則在北京一家互聯網公司任職,會經常給公司內部的其他同事做計算機方面知識的相關培訓。

              "當時感覺自己對通過語言和圖像來展示一個知識還是蠻擅長的,所以才考慮試一試做一名UP主。"

              他起初并沒有想到視頻能這么火,"心情其實還挺詫異的,不知道為什么它能傳播得這么廣,詫異過后又感覺,可能確實這個會對別人有一定幫助,還挺高興的。"

              "可能這個視頻所帶來的現實價值、社會價值都非常大,這樣會感覺到自己的勞動會帶來比以前做的任何其他事情都更大的價值,這本身對我的創作是一件非常有激勵的事情。"他接著補充。

              在那支爆火的視頻之后,Ele實驗室給自己定下了一個長遠目標:成為B站計算機通信領域的頭部賬號。

              一個很累的手藝活

              從今年三月重啟自制CPU的計劃后,林乃衛一干就是四個月。

              大學時候完成的前期設計,現在看來已經非常落后,他只能重新進行設計。一般情況下,他會在下班回家后從晚上八九點一直做到十一二點。中間也嘗試過持續一個月的高強度制作,一直到半夜兩三點,為了"肝"這個視頻,甚至會經常頭疼。

              制作CPU的困難之處就在于其零件太多了,組裝需要時間,挑bug也需要時間。"這要是扯斷根線,不得找半天。"有網友在林乃衛的純手工自制CPU的視頻下留言,林乃衛回復說,"最長的時間是找了兩個星期。"

            (圖源林乃衛B站專欄)

              因為涉及到許多專業的原材料和知識,比起像美食、游戲、生活和舞蹈等等其他品類的視頻,科技類視頻往往需要更久的時間來籌備和制作,也會消耗創作者很大的精力。這也是為什么相當一部分的B站科技區UP主看起來都不那么高產。

              Ele實驗室目前的視頻更新頻率是每月更新一次。因為他的內容更多以用計算機手段科普知識為主,這就要求他首先得保證在最基本的知識解讀上不出錯。

              "科普視頻本身有一個問題,就是需要創作者去查閱大量文獻,否則很容易給觀眾帶來誤導。即使是非常非常簡單的知識,在創作的時候也需要去翻很多文獻,否則很可能會出問題。"

              在B站運營著賬號"大谷的游戲創作小屋"的UP主大谷也有類似的"煩惱"。

              主職是做游戲開發的大谷自從2019年產生對AI(人工智能)的興趣,便開始試著去邊學習邊做一些應用,比如利用AI作曲、繪畫和修復老照片等,并將這些發到B站上。

              許多人還記得他做的《我用人工智能修復了100年前的北京影像》。視頻里,他將拍攝于1920-1929年、原本是黑白色的幾段老北京影像利用AI技術成功還原為了彩色。

              類似的視頻大谷還做了很多,目前基本保持著每個月至少更新一條的速度,這很不容易,因為視頻制作十分繁瑣。

              比如驗證AI還原出的顏色是否合理的過程,就需要非常細碎的工作。

              因為AI是自動上色,參考學習的是數據庫里的圖像,如果遇到某個數據庫里沒有的物體,最后上的色便很容易和現實有出入。在做100年前北京影像的AI修復時,大谷就主動去了解了許多關于故宮的歷史資料和論文,做了很多查證,比如里面衣服、建筑等等的顏色到底對不對。

            大谷視頻中的AI還原對比圖(圖源受訪者)

              "我不希望一個作品最后產生誤導觀眾的效果,尤其是當視頻有了一定受眾之后,會更加鞭策自己去把內容做好,避免讓觀眾產生一些歷史歧義和理解偏差。"大谷說。

              除了準確,他們也要考慮視頻的傳播度。

              "因為一個科普視頻,它可以講得很深,也可以講得很淺,不僅僅是要把你想表達的東西表達出來,還需要在深淺之間取一個合適的折中。如果講得太淺,很多人就會說看了個寂寞,如果太深,很多人又會說看不懂,這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他說。

              今年剛滿19歲的手工科技UP主"017_凌十七",在B站已經有了37.5萬粉絲。此前他制作的《造一把小刀》,"高燃"的剪輯最終帶來了189.8萬的高播放量。他覺得,播放效果好的原因有相當一部分來自這個視頻能讓人看懂。

              這也是他認為自己所有作品中最特別的一個,因為足夠簡單,能讓觀眾持續看下去。兩個禮拜的制作,最終濃縮進了一個只有約5分鐘時長的視頻里,為了能讓呈現更加通俗,他放棄了很多對于步驟的解釋,"基本上已經沒有過程了"。

              觀眾在視頻里看到的,只是他全部制作過程的冰山一角,"雖然在視頻里也能看到不少過程,但相對于實際的制作,比例一定是非常非常小"。

              為什么是B站

              這些UP主所制作的視頻,似乎并非B站賴以快速崛起的視頻類型。但他們似乎都認為B站是最適合這些硬核科技視頻的平臺。

              事實上,吸引他們的并非這里有沒有科技視頻的土壤,而更多是作為用戶感受到的來自創作者的啟發,以及社區的氛圍。

              今年剛上大一的凌十七正是一名典型的B站用戶,在上海師范大學附屬中學讀高中時,他身邊的同學也幾乎都會玩B站。最開始,凌十七也沒有特別關注B站上的科技類內容,而是和很多年輕人一樣,喜歡看一些B站特色的鬼畜視頻。

              在從用戶變為創作者的過程中,B站迅速走紅的何同學給了凌十七很大啟發。

              2019年,還在上大二的"老師好我叫何同學"靠《有多快?5G在日常使用中的真實體驗》一夜走紅。當時還在上高三,并已經拿過許多機器人、科創相關比賽獎項的凌十七突然覺得,自己好像也可以把自己擅長的東西轉化成真正的作品,讓更多人看到。

              大谷的經歷也與此類似。他是B站最早一批用戶。他從小就對動畫制作感興趣,本科去中國人民大學讀了美術學專業的藝術策劃和管理方向,研究生又去紐約視覺學院學習了計算機藝術專業。大學期間他制作了自己的第一款Flash游戲《Eddy紫》,一些玩家在視頻網站分享玩這款游戲的錄像,大谷就建了B站賬號來分享這些視頻,之后感受到的良好氛圍讓他一做就是4年。

              像大谷一樣,很多創作者一開始選擇B站并非認為這里適合科技類視頻,而是這種社區互動的吸引力。

            《Eddy紫》

              在成為UP主之前,林乃衛并非典型的B站用戶。他對B站的所有了解僅限于"里面年輕人會比較多",關于B站為數不多的記憶是去年在這里觀看長征五號B運載火箭發射直播。曾有網友在他的視頻下留言,"我以前在部隊里面待過,但是一直忘記是哪個部隊的,看到你的視頻之后,才想起來是三連。"他花了幾天才明白過來,這個網友說的原來是一鍵三連的意思。

              比起B站,林乃衛在貼吧要更如魚得水一些。在有重啟自制CPU的想法之后,他起先想到的是在貼吧發帖,用文字記錄下來整個過程。在"顯卡吧"寫下自制CPU的計劃后,帖子很快火了,開始有吧友建議他可以把過程拍成視頻發到B站,大意是,"這類型的手工視頻發到B站也許會有更多人看"。

              他接受了吧友的建議。而在意識到自己的視頻在B站火了之后,他在感到意外的同時,也慢慢體會到B站的更多樂趣,他也開始去花心思思考怎么才能把視頻拍得更好,"比如可以去掉組裝之類的比較枯燥的情節,多加一點介紹和對運行效果的展示,讓視頻整體更好看一點。"

              越來越多的硬核科技視頻的背后,B站也在做著拉攏人才的工作。

              據B站向品玩介紹,早期B站上其實就有很多科技類內容,只不過當時科技區的建立更多是用戶自發的結果。2020年,因為社科人文、科普等內容的增加,科技區曾短暫地更名為知識區,直到今年6月對知識區再度分拆,才有了現在用戶看到的共分為數碼、軟件應用、計算機技術、工業工程機械和極客DIY共5個二級分區的科技區。

              "如今再度分拆,也是為了適應用戶內容需求的發展。我們發現用戶對計算機、軟件、極客DIY等內容有非常大的需求,應該單獨建立分區。"B站表示。

              與此同時,可以明顯看到B站也加緊了對科技區的運營。其中既包括了對一些科技圈熱點,譬如神舟12號載人飛行任務、1024程序員節等事件的跟進,也包括了許多針對不同科技區品類和UP主的活動和定向扶持,比如有針對數碼品類的"星際漫游計劃",針對科技區全品類的"科技獵手計劃"活動等等。

            今年B站"科技獵手計劃"活動中提到的給UP主部分獎勵

              這些舉措也是為了吸引更多的林乃衛。而對于另一些已經有了幾年經驗的科技UP主來說,他們其實更看中B站為他們帶來的更深層的連接。

              Ele實驗室也曾試過在其他同類平臺發布視頻,但體驗并不如B站好。"說白了在其他平臺發視頻,數據好不好我其實根本不care,感覺在這些平臺我更像一個編輯,而不是一個創作者,把內容分發出去就完了,沒有一個回饋的過程,其實這個感覺挺不好。"他把在這些平臺數據不好的原因歸結為受眾年齡跨度太大,創作者和用戶之間的層級關系過于明顯。

              相比之下,在B站發視頻會讓他更有"壓力",會更看重和用戶之間的反應。因為B站年紀相仿的用戶會更多的緣故,創作者和用戶更像朋友,"當你和用戶一旦形成類似于朋友的關系的話,對于內容的要求也會更嚴格一點。如果沒有認真做視頻,很可能就會破壞和粉絲之間的關系,他們對你就會有所失望。"

              凌十七也有同感。"對于像我一樣希望能夠呈現一些內容、做出一些有含金量的視頻的創作者,其他那些偏向很爽的短片、快餐視頻的平臺其實并不適合。"凌十七很明確自己視頻的第一目標群體是學生用戶,這是B站能夠帶給他的,"B站很多觀眾都非常友好,同齡人彼此之間也會相互欣賞一下,這個可能是很多平臺沒有辦法做到的。"

              大谷最早在B站建賬號的原因,正是因為創作者和用戶之間更像是朋友之間交流的狀態,不像是一個對外的平臺,感覺更像是"在家里"。大谷說,自己視頻的受眾年齡,一大塊是10-20歲,另一大塊則是40歲左右,即便是這樣年齡跨度巨大的兩個群體,也能夠在自己的視頻下互相交流和學習各種知識,"這就是互相進步的一個過程。"

              

            大谷(圖源受訪者)為愛發電?

              盡管B站令很多科技UP主感到親切和舒服,但真正愿意做一名全職UP主的,還是少數。

              林乃衛幾乎已經確定自己不會做一名全職UP主,因為太耗時間。"像做這種視頻的話,有可能一年才出一個,快的話可能也需要兩三個月,如果全職去做其實不太現實。"他說。

              剛剛花了半年時間造出一個機器人的凌十七也面臨著類似的問題。為了造這個機器人和制作視頻,他去年已經向大學申請了延期一年入學,平衡視頻和學業,不是一件易事。

              雖然19歲的他通過做UP主獲得的收入已經能夠支撐他的日常拍攝。他還記得自己接到的第一個商單來自拼多多,賺了6000塊,這對當時還在讀高中的他是個不小的數目,"還挺有成就感的,第一次賺錢還挺爽的,雖然視頻做得沒有特別好。"

              據B站介紹,目前科技區UP主的主要商業化方式是商業合作,即廣告。而承載了B站促進UP主與品牌方合作的官方平臺"花火"今年8月公布的數據顯示,數碼3C已經是目前B站的前五大廣告品類之一。

              去年年底,Ele實驗室辭去了在北京的程序員工作,嘗試做了一段時間的全職UP主。

              契機來自他和B站確定了的一個合作項目——開發一套人工智能原理相關的付費課程,由B站提供稿費和資源支持。B站給到的報酬,基本和他上班時的收入持平,而能拿到確定的收入,幾乎也是Ele實驗室會選擇成為全職UP主的全部理由。

              "就是因為看到會有一些確定的項目,所以才敢辭職了。"他坦承。實際上在B站有了十幾萬粉絲的時候,他就曾想過要不要辭去工作做全職UP主的問題,但最終還是沒有跨出這一步,"當時還是有一些顧慮,但如果是有一些確定的項目的話,其實也就無所謂了。"

              這個和B站合作的付費課程項目,Ele實驗室做了大半年,并最終命名為《小白也能聽懂的人工智能原理》。上線后的效果還算令人滿意,盡管在收益方面沒有特別高,但從課程答疑群里用戶的反饋來看,大家的回應還是非常熱情,"感覺它產生的價值已經超過它本身的課程價格了。"

            《小白也能聽懂的人工智能原理》在B站的課程頁

              課程做完,效果達到了,但因為只是一個階段性的項目,要不要繼續做全職UP主的問題再度擺在了Ele實驗室面前。下一步他打算回到老家杭州,一方面的考慮是杭州也有不少互聯網人才,想看看是不是能拉到一個團隊來實現全職做UP主的事;而另一方面,在杭州各方面的經濟成本會小一些,"一旦以后不全職做UP主了,我可能也會去那邊上班。"

            Ele實驗室(圖源受訪者)

              Ele實驗室或許代表了現在許多科技UP主目前的處境——雖然可能有成為全職UP主的條件,商單也不缺,可真正將之付諸實踐,又免不了會有各種顧慮。

              而這就形成了一種獨特的現象,在多個平臺都在大力搶奪創作者的同時,B站上的許多人卻多少依然有早期B站UP主為愛發電的感覺。

              "不知道別的UP主是什么樣子,如果我全職了,萬一到了一個時候,想法枯竭了怎么辦?"大谷說。

              他滿足現狀,如今在B站取得的收入基本能夠支持自己去買一些制作和拍攝視頻需要的設備。"付個電費還是可以的。"他笑道。

            內容

            社交

            貼吧

            軟件

            設備

            互聯網

            芯片

            極客

            視頻網站

            手藝活

            社科人文

            父母輩

            美術學

            地氣

            老派

            工作地

            中央處理器

            科技類

            兩三點

            歷史資料

            相關新聞

            聯系我們

            了解更多融媒體產品信息、合作方式,或申請成為ZAKER智慧云平臺區域代理商。

            了解更多

            預約演示

            填寫您的聯系方式,我們會第一時間與您聯系,并安排專家為您提供免費的產品演示服務。

            先生
            小姐
            獲取驗證碼
            提交
            美女裸体无遮挡免费视频的网站,国产成人无码影片在线观看,久久精品国产久精国产,被窝影院午夜看片无码